Saturday, July 18, 2009

彩葉草

上星期六一早剛起床,帶著惺忪睡眼跟還未清醒的腦袋去澆花。一如例行公事一般,先澆後陽台,再澆前陽台。因為每隔一天就要做的事,故就算還不太能思考也能順利執行。但這天澆到前陽台突然覺得不太對。為什麼前陽台的花架上只有一盆空盆栽?我站在那開始回想:

「咦?我把花放到哪裹去了?」

因為它最近開了很多花後,開始長出很多葉子。之前一株開完花後就枯了。我以為這株也會有一樣的下場。還給它照了張照片。然而它卻在開花後期開始發出很多葉芽。一株上也分支出了四五株葉叢。那是因為一連幾天的午後大雨,讓我暫停澆花工作數日後的首度相見得到的驚喜。大自然的力量比人為強太多了。我當時有著這樣的感想。畢竟自己如何調整澆水的間距,花草還常是一副掙扎求生的樣子。反而自然界有一天沒一天的大雷雨,才幾日的時間就長成如此生意盎然的樣子。其後我每天都帶著看到生生不息的喜悅幫它澆水。直到這天。

「咦?我昨天把它拿到後面了嗎?」

可以察覺到在思考的過程中我的腦漸漸恢復運轉。

「咦?有人來把它拿走了嗎?為什麼?有人來偷走了嗎?為何?不可能。」

我拿著澆花用的水杯站在陽台想了許久。懷疑的推測漸變成心中的結論。準確無誤,至少我如今還是這樣相信。我趴在陽台女兒牆上往下探看。它飛走了,它被前一日的大風,連同放在花盆下的水盤一起被掀翻。結局不是飛到我不知道的地方就是掉到樓下。我們急急到樓下找,當然不見任何身影。我站在人行道上,望著路過的正在掃地的清道夫。這老先生可能是唯一知道它去向的關鍵人物。不過他並沒有注意到我,對他而言,他也無從得知路邊一位站著的路人跟他昨天可能撿到的盆栽的關連。如今我只能期待它美麗的綠意也讓發現它的人喜歡上它,而到了另一個陽台庭院。

就這樣,再見了,我的花,我的彩葉草。

2 意見:

Agane said...

我喜歡這篇!
有種[世界奇妙物語]的味道
也像是日式的清淡散文 :)

yvette said...

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