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8, 2008

A New Teacher and A New Step to E

自從我上個老師不告而別之後,已經上了新老師三堂課了。若說上個老師的這個舉動最令我不滿的地方,倒不是她不再教我。而是在心裏不滿她很久,卻還忍著沒提出要換老師的期間,竟然先被她擺了這一道。這樣也好啦,至少我就不會是個盛氣凌人不努力還挑老師的壞孩子,而是一個被放鴿子的受害者。

一個小提琴手,一定要有"絕對"音感啊。不管是第一位老師那種一副不能理解為何會有人沒音感還來學小提琴的高傲語氣,還是現在這位老師和藹的說法。在在都表達出這樣的意念。也許,在我自我安慰的想像中,相對音感應該也是被容許的吧。雖然我現在連此等能力都盡付闋如。於是我還在半音間的連續波長變化上掙扎。奇怪的是,在拉練習曲的時候,往往老師都不會指出音準的錯誤。明明自認按得不對 (我聽不出來),老師卻不會糾正。難道其實我按準了? (自我滿足),或者老師認為久了自然會準?,或者老師認為這種自嗨成人班就不用太在意這些"小事"? 有時拉得無聊的我會想起這種問題,不過也覺得沒有問老師的必要。反正這種事只能靠自己跟調音器。

據載小提琴最早出現在十六世紀的義大利,在十八世紀演變成直至現今仍保持的模樣。是小提琴家的自尊讓在指板上畫音階線變成是種不專業的表現,抑或是因應氣溫與壓力的變化,導致畫線不可行呢? 跟前一位老師的作風截然不同,新老師在我的指板上貼滿了貼紙。我最近總希望貼紙不如貼厚一點,好讓我用指尖就可以摸到定位,而不用眼看。不然一邊看譜一邊看弦一邊看調音器還挻累人的。

這個星期開始教E弦。加了這根最外側的弦,卻導致我由E換A時必然轉太多角度而同時拉到AD二弦。意外的非常難控制。而且E弦出乎意料的高音真的很刺耳。最近練琴愈來愈常戴耳塞了。不曉得小提琴家在演奏時會不會戴耳塞? 我想應該不會吧,不過,真的很吵耶...。

4 意見:

Jack said...

Hi Jill:
恭喜妳換老師了.
在這邊和妳 share 一下我找到的 YouTube video: (還是那個 professorV):

換弦: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9xLyX7Qb2c&feature=PlayList&p=7FA90E4844692A0F&index=0&playnext=1

音準的話我覺得比較麻煩, 我太太在練習的時候常常會練到一半整個音準 shift. (ex: 每個音都低一點, 但是相對音高是差不多的) 如果我在旁邊的話我就會提醒她一下. (看看 Yvon 能不能幫你一下)

另外其實有些音是可以check 空弦的 (比如說第一把位四指可以對右邊的那條弦, 至少其他只要是EADG的音, 也可以對, 雖然是八度的).

(再次強調, 請把以上當作初學者的胡言亂語, 服用後身體不適本人概不負責:-))

我和我太太 到德國後目前還沒找到老師( 或許是懶得找? ), 目前是自已練習中. 雖然進度慢 , 不過每天拉拉琴還是滿快樂的. 我自已的經驗是, 就算方法對, 有些東西真的是要靠時間. 至少我自已在練琴的時候, 進步很少是按進度來的 (我這個禮拜要把xxx 練到好...), 而是練習中不知不覺進步的 ( 耶, 之前那段我一直練不起來的, 怎麼這次可以了...).

所以我現在練琴都不會給自已壓力了. 只要練習的時候是快樂的, 然後三不五時有點小進步, 其實就開心了.

希望妳和 Yvon 的音樂之路一切順利!
Jack

yvette said...

謝謝Jack大的建議 :)
之前有時我的確會對旁邊的空弦。不過常自己覺得差不多,一看調音器,還是有段差距。漸漸的就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orz。不過最近有時拉得久一點時,偶爾突然可以聽出那微小的差距。我想我還需要很多的練習吧。最近還覺得D弦第四指的A,按對時琴會有奇妙的共鳴。以前都沒發現過。我想,希望能這樣持續慢慢一點一點的進步。

Grail一輪 said...

不確定這算不算教學的一環,
不過一開始應該會教調音吧?
我以前學是會裝在靠近琴馬那端更底部,每根弦上有一個調節轉輪,
小時候以為這就是調音該有的東西,後來才知道除了E弦因為太細容易斷之外,其他三個通常不會加裝這玩意。

扯遠了 XD
我是覺得「和諧」是五度音程很重要的感覺,通常調音就先用440 Hz(鋼琴有時候是442 Hz)的A,然後再用五度音聽空弦的和諧度。我都是聽好不好聽 XD
然後再互相用第四指的音+空弦聽聽看,兩種音色有差,但是會有共鳴。

yvette said...

莫非我的老師覺得我連"一開始"都還沒到? XD
總之老師說過再幾次課後就會教我調音了, 雖然實際上在家我也早就自己調音。:P 不過一輪說的沒錯, 對我而言最大的難關,就是學會聽出"和諧"的感覺吧。